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信息正文
普州太后許黃玉傳奇 連載(20)
——第二十章 東渡赴約
發布時間:2010-09-15 信息來源:安岳縣網管中心 閱讀次數: 【字體: 打印本頁】【關閉窗口
 

  當太陽擱在西山梁的時候,船在西江渡口靠岸。黃玉已和師傅商定,為了避免暴露目標,讓趙匡和申甫化了裝,登岸去買些吃喝來,讓許定和船工邊吃邊行船返回。其余人在船上候著。

  清凈不急于登岸還有一個目的,等候信鴿到來。此時,頭頂響起鴿哨聲。倏爾間,一只灰鴿引路,一只黑鴿跟隨,一前一后落于船頭。清凈知道,乙真師姐為了信息暢通,特派黑鴿隨往,有了三只鴿,一則它們熟悉了路向,速度快,二則它們交替往返,不致因累壞誤事。清凈捉住黑鴿,挨臉親親,拆下腿上的信條,黃玉急切湊過來看紙上內容。

  乙真道姑秀麗的字跡躍入眼里:謝鵡、謝鴻領殺手沿江追來,江城謝鵠亦有準備,要向寶山兄弟姐妹下手,爾等不可滯留,速順江東下。

  黃玉莊重地懇求許定:“許定,小姑求你、拜托你和許安攜手料理好莊園事務,同時你一定要把好檸檬園管好。我娘、婆婆也需要你多多照顧啊。”

  “小姑,你盡管放心,我許定生是許家的仆人,死是許家的護門神,絕無二心!”

  趙匡和申甫各提一大袋吃喝的食物上船。黃玉等立即與許定和船工們告別上岸。

  一行人改了裝來到伯父宅院,管家慕興迎著他們走來,顯得格外小心。黃玉改扮男裝,慕興竟未認出來。黃玉小聲給他說明,他高興地叫道:“小姐,快進大堂坐!”

  黃玉叫他小聲點,讓他去請來大祖母,別讓伯父知道,他們馬上即走,恐伯父受到刺激,發生意外。

  慕興很快請出大祖母。大祖母聽管家所言,又見黃玉神情緊張,知道有不測之事發生,遂把黃玉等人引入廚房旁的餐廳,關了門,讓客人們圍桌落座。

  黃玉立即向大祖母說明了緊急情況。大祖母頓覺不容遲疑, 讓慕興馬上聯系開明至交船老板楊光泰,準備一只最好的大船,選六名身強體壯,駕船技術高超的船工。

  大祖母和管家出去了。不多一會,大伯母二伯母領著寶山、許嵐、寶嵩來餐廳見黃玉等客人。

  黃玉和哥、姐、弟們,來到伯父宿舍,想看望伯父。伯父躺在榻上睡著了。兩眼深陷,骨瘦如柴。馬上就要與親人告別,不知何時再相見,再相見時,伯父肯定已不在人世,黃玉心里難受極了。她向伯父三鞠躬,一步一回頭,走出門去。

  吃了晚餐,天已黑盡。

大祖母讓家丁搬絲茶各五袋上船,并送給孫兒孫女們珠寶首飾,囑咐帶往島國,以求立足之用。還備了一些食物、飲水在船上。又選派三個功夫最好的家丁隨行,保護孫兒孫女們。

  寶山兄妹們皆流淚與親人告別。他們的娘哭得象淚人。

  為了遮人耳目,黃玉說服大祖母、伯母不要送,由化裝成大胡子的慕興領著眾人去碼頭登船。

  清凈斷后提防有人偷襲。忽然,他轉身象離弦的箭一樣,追出百十步,抓小雞似的提回一個人來。

  船星夜起航。船艙中,借著燈籠的光亮,清凈和小姐開始審毒蛇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替誰跟蹤我們,如實招來!”清凈威嚴地問。

  “我,我姓謝,名江龍,我沒跟蹤你們呀,我是到碼頭找我爹的。”謝江龍長得五短三粗,一雙吊睛眼,賊溜溜轉,不管是誰一看,都不會把他與好人畫上等號。

  “看你就不像好人,你別想蒙混,我的眼睛是不會看錯的!”清凈不怒而威。

  “不,你可別以貌取人,冤枉好人!”謝江龍凜然不怕,“好漢,快放我上岸吧,不要污了你好漢之名呀!”

  “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!”黃玉“咝”地擲出白綾,套住謝江龍的脖子,白綾另一端從倉頂橫木上繞過,“不老實交代出真相,就讓你掛在這里晾干軀體!”

  “哎呀,姑奶奶,別拉,別拉呀,我說,我全說出來……”謝江龍說出了令人驚嚇的黑幕。

  原來,這謝江龍是江城出了名的混混,靠偷雞摸狗混日子。后被做絲綢生意的謝繼祖收買,為己所用,專干坑蒙拐騙,非奸即盜,整人害人的勾當。謝繼祖死后,繼續替其子謝鴻、謝鵠效命。

  謝鴻乃四夫人所生,心地較善良,常對父親惡行不滿。但對檸檬仙子殺了父親,仍耿耿于懷,如不參與追究,被族人譴責為不肖子,令人難受,于是與弟兄一同上陣來。

  而謝鵠則與其父一樣的壞,他本在夜郎大哥處做事,江州沒認認識他,被謝繼祖招來江州,參與了對許氏弟兄下毒的謀劃和實施,還親手殺了朱三康。

  近來,謝江龍受謝鵠密示,秘密監視許開明家人的行動,瞅準時機后,綁架許家三個子女,敲詐一筆錢后,秘密拋江。今日黃昏,他發現從碼頭來了一群人,走進了許家宅院,便躲在暗處窺視,弄明情況,報告謝鵠領討賞。不料被清凈逮了個正著。

  眾人聽了,不禁寒顫,慶幸走得快。

  黃玉感激乙真師傅通知及時,敬佩她是神仙現世。

  天明,黃玉將謝江龍拋上岸。趙匡阻擋不及,怨表妹放虎歸山,留下禍患。

黃玉道:“謝江龍雖壞,但罪不致死,留在船上,徒生拖累,讓他去為好,但愿他不再那么壞。”

  大船晝夜行駛,順滾滾而流的江水,一路向東。

  舟行峽江地段,迎面來了一艘官船,愈來愈近,船上全是戴盔披甲,持戟拿弓的軍士。一位小校立船頭大喊停船搜查。兩船相挨,小校和幾個軍士,簇擁著一個穿長花綢衣的商賈模樣的高漢,跨上船來。高漢體肥驃壯,兩鬢班白,兩眼露射兇光。

  黃玉驚詫,似曾相識,但想不起是何人。

  師傅悄聲告訴她:“此乃謝鵬!”

  謝鵬與他老子一模一樣,以致黃玉乍見,差點脫口叫出謝繼祖來。謝鵬也跟他老子一樣歹狠,助紂為虐,其父害人,身為吃皇糧之人,不與阻止,反出手相護。桑葉案,買通犍為郡官放出兇犯,毒殺許氏兄弟案,阻止、買通郡官、衙差敷衍查案,致使黃玉追兇除惡。今日又親臨秭歸,以商賈面目買通秭歸軍校,借官兵名義追殺許氏后裔,實乃可惡之極!

  仇人相見,分外眼紅。但黃玉強忍憤懣,不斷提醒自己:為了兄弟姐妹們的安危,除在萬不得已時,不可輕舉妄動!

  謝鵬挨個巡查。黃玉姐妹們改扮男裝,寶山兄弟們改扮女裝,盡管謝鵬按圖索驥,終歸沒有接觸過,怎能認出他們來。

  兩船分道揚鑣。黃玉眾人這才松了口氣。

  船加速行駛,剛過秭歸,官船尾隨追來。

  謝鵬回到官船,繼續細瞅畫像,竟看出端倪來:“啊,那穿對襟綢衣,戴兔頭帽的少年,不就是這位貌若天仙的許黃玉嗎?”他“唰”地起身,令船調向回追。

  清凈佇立船尾,發現官船追來,急入艙,叫船工加快行駛,并與眾人商討對策。

  議完應對措施,清凈放飛雙鴿,黑花二鴿沖出峽江,沿草木蔥蘢的山腰,往西飛去。

  官船愈追愈近,已能聽見小校叫停的聲音。船上眾志成城,準備決戰。

  黃玉左右纖手握緊兩卷綾紗,閃電般飄去,將欲往船上躍的小校脖子套住拖入江中,謝鵬畢竟是老手,躲閃得快,那要套他的綾套住了身邊軍士長戟,一下拽了過來,趙匡、寶山同時伸手抓住了戟。

  謝鵬下令:“快用箭射死這些逃犯!”

  “嗖嗖嗖!”箭如飛蝗,飛向船尾。清凈雙手各舞一根短棒,趙匡、寶山一個舞戟,一個舞棒,抵擋飛箭,箭如雨點般跌落江中。

  謝鵬惱羞成怒,豬嚎般叫喊:“用火箭攻,燒她船艙!”

  清凈、黃玉皆大驚,火箭射入船艙,后果不堪設想!

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突然刮來一陣西北風,滅了船上之火。既而,西北風變龍卷風,繞著官船兜頭打旋,船顛簸搖晃,船頭船尾的官兵卷入江里。

  謝鵬也仰面八叉墜江,他在江中掙扎著大叫:“有鬼,有鬼,怎么許黃玉的船不簸啊?!”

  船艙的軍士皆紛紛跌倒,亂滾亂爬,皆大叫:“有鬼!”“神仙在助檸檬仙子啊!”“船快轉頭呀!”“我不能死,家有老父老母和妻小呀!”

  官船愈簸愈烈,在浪中飄蕩,謝鵬好不容易抓住了船舷,眼睜睜望著黃玉的船越行越遠。

  船至高山嘴,突見山腰一只銀鶴展翅翔來,瞬間落于船頭。眾人定睛一看,乃是一道姑,她身穿灰色長道服,戴灰色罩頂帽,儼然觀世音換裝,慈眉善目,亭亭玉立。

  但見她,雙掌合于胸前,口中念念有詞:“各位施主,善哉,善哉,貧道冒昧參見檸檬仙子!”

  黃玉道:“請問道師,你是?”

  “我乃白帝道觀乙妙,今受師妹乙真之托,特來相助。”

  “師姐,原來是你!”清凈大喜,“曾多次聽乙真師姐說,大師姐功夫了得,想必剛才那官船軍士頃刻敗于旋風,定是你的杰作了?”

  “正是。清晨,我在道觀收到師妹信鴿傳書,說祖師爺送夢,要我助檸檬仙子東渡。奇怪,昨夜,我也做了與師姐同樣的夢。檸檬仙子何時東渡?祖師爺送夢,肯定為時不遠,說不定就在今天。我登上山巔眺望,果然遇上了檸檬仙子!”

  “乙真乃我師傅,小女斗膽也稱您師傅了!”黃玉一揖,“小徒參拜師傅!”

  “徒兒免禮!”

  “請問師傅,您擊退官兵用的是什么法術?”

  “徒兒,此乃師傅所傳呼風喚雨道法,個中奧妙不得泄露,恕師傅不與告之。”

  “謝師傅救難大恩!”黃玉鞠躬叩謝。

  “徒兒免禮!”乙妙攙住黃玉,“徒兒,道教乃被壓迫生靈的嘆息,無情世界的感情,道與德乃道教信仰的根本,我之行為,正是踐行道徒職責。善哉,師弟,徒兒,后會有期!”言罷,騰騰升空,頃刻立于山巔,轉身即去。

  航行數日,到了長江中游,江面寬闊起來,江水不再象上游那么綠,水勢滔滔,陽光與渾水相映,金光粼粼,剎是壯觀。兩岸青山奔跑向后,宛若金龍生翅,舉雙翅,迎船飛來,令人目不暇接。

  船至江夏,黃玉與清凈商定,在城里小憩幾日,一是為黃道、寶嵩治病,姐弟倆已咳嗽多日,不能再拖,二是稍事休整,為繼續東渡做一些必要的準備,如補充一些食物和飲水等。

  黃玉要去拜訪爹爹的好友司馬運氣。司馬運氣及妹妹司馬運美,當年和爹爹是同窗,師傅就是其父司馬允升。

  清凈不敢懈怠,陪同前往,時刻不忘師姐交付的保黃玉的重托。

  師徒登上馬車,徑奔北街,來到八號門樓。司馬運氣從黃玉手中接過玉如意,這是當年許氏家族北遷時,他贈與好友開頂的,上刻:贈好友開頂。落款:司馬運氣。司馬運氣看過,急讓客人進里間入坐。

  黃玉向司馬伯父說明自己身份:“女扮男裝實為出門方便,聽說伯父開有客棧,我們出游,

  一行十八人,就住伯父店里。”黃玉立足未穩,害怕伯父一家惶恐,不敢吐露真情,只待時機成熟,再詳告伯父。

  司馬運氣高興:“與開頂兄一別三十余年,心里甚念,今日能見侄女,普州有名的檸檬仙子,幸甚,幸甚啊!”

  “伯父也知檸檬仙子?”清凈岔問。

  “怎不知道,商道朋友津津樂道,江夏還有用仙子賜的藥治愈紅瘡的呢!”

  黃玉一行十八人皆住進司馬運氣客棧。

司馬運氣請來江夏治咳嗽的名醫,為黃道、寶嵩診治。黃道由于流感未及時療治,已高燒致肺炎,沒月余不能治愈。為救弟弟,情不得已,只好安下心來,暫返東游。

  黃玉要求大家,早睡早起,早上在客棧內壩習武練功。家丁、船工白天氣溫高時去江里捕魚,用以改善生活。許嵐照料黃道和寶嵩。慕貞、申甫和兩個家丁辦廚。自己和寶山、趙匡作為機動,做好保衛。清凈關注、收集信息,喂養信鴿,及時提供敵方行動情報。所有人員均要緘其口,保其秘,小心行事,不得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  很快,一月過去。

  這日時近中午,黃玉與寶山、趙匡去南街取藥回走,發現有人跟蹤。黃玉示意寶山、趙匡跟上她走。黃玉領著走與客棧相反的小街,來到江邊沙灘。頃刻,黑衣蒙面人從四面圍了上來,圈子愈壓愈小。

  “許黃玉,你逃不掉了,拿命來吧!”為首的高個撕下蒙面巾。

  “謝鵠,你終于露面了,你與你老子狼狽為奸,毒害我爹爹和大伯,你今日自尋死路,看打!”黃玉怒發沖冠,掌勢如風,直取謝鵠。

  寶山、趙匡施展太極拳腳功夫,連連擊倒數名蒙面人。

  黃玉將謝鵠逼向江邊,擲出白綾要套,謝鵠急退躲避,腳下一絆,仰到江中。兩名同伙跳江去救,其他的皆不要命地跑開去。

  “撤!”黃玉一招手,三人急奔來路返回。

  突然,又一群黑衣人堵住去路,圍了上來。

  謝鵠被爪牙從江中救上岸,不敢靠攏檸檬仙子,那些逃命跑開的殺手,一個個向謝鵠靠攏。他們雖隔得遠遠的,都撥著侍機而動的算盤。

  黃玉三人,敵眾我寡,一場惡戰就要開始。

  此時,謝鵡、謝鴻皆撕掉蒙面紗巾,露出猙獰面目吼道:“檸檬仙子,今天我們弟兄讓你死個明白!”言罷,弟兄二人舞著劍撲向黃玉。

  寶山、趙匡拼命抵擋眾殺手,不讓他們接近黃玉。

  說時遲那時快,黃玉一個旱地拔蔥,兩劍刺空,黃玉的白綾立馬即到,套住了謝鵡的脖子,謝鴻躲閃得快,險些被套。“孔”地一聲,謝鵡倒地,“哎喲!”怪叫。又一聲“咚”,“嘩!”謝鵡被白綾拋到了江中。

  就在此時,謝鴻的劍刺向仙子的背心,突然從麥地里射來一塊石頭,擊中謝鴻的手腕,劍“當”地落在地上,豈料趙匡的黑紗驟然而來,套住了謝鴻脖子,瞬間被拉下了江。

  那謝鵠回過氣來,持劍沖向仙子,仙子一個旱地拔蔥,躲過刺來的劍。

  謝鵠吼道:“兄弟們,快上啊,殺死這檸檬仙子,賞銅幣兩千貫啊!”

  殺手們蜂擁而上。

  麥地里接二連三的石塊飛來,有的擊中持劍的手,有的擊中奔跑的腿,有的擊中眼,有的擊中臉、額,一個個“哇哇哇”哭叫。

  謝鵠還沒搞清怎么回事,持劍的手肘挨了一石快,劍墜地,還沒來得及叫媽,脖子被白綾套住,勒得兩眼翻白,尿了褲襠,“嘩”地拋入中江,落了底。

  爬上岸的謝鵡和謝鴻急令殺手們下江救謝鵠。

  “撤!”黃玉一招手,三人急奔來路而去。他們身后無聲無息走著清凈。

  “師傅,謝謝你及時趕到。”黃玉扭頭道。

  “我早就隨你們來了,我不現身是為靜觀其變,適時出手。”

  黃玉激動地道:“師傅出手恰到好處,你要置我于死地,我必置死地而后生,讓敵心服口服,無話可說。徒兒真是佩服之至!”

  寶山、趙匡亦道:“師傅出手即勝,真是我們的保護神啊!”

  “徒兒們把我夸得不好意思啦!”清凈朗朗而笑。

午飯后,司馬運氣來見黃玉,滿腹疑慮地問:“仙子是否有什么難言之隱?是否與人結怨?”“伯父發現了什么不測情況?”

  “伯父常見仙子憂郁不樂,想必有什么隱衷,想問又不好啟口。近日見客棧有人探頭探腦,更生疑竇,特來問詢。”

  黃玉道:“侄女本想來時就將事情告之,但又怕驚嚇了伯父及家人,現正準備告訴伯父,伯父卻來問了。”

  接著,黃玉敘述了爹爹被害、殺死元兇謝繼祖、被迫東游等事由。司馬運氣憤然而慨嘆。

  又過數日,黃道病已痊愈,黃玉向伯父辭行。司馬運氣妹妹司馬運美的小兒子姜好丸,父親當年的好友滕君閣的孫子滕果果,在這近五十來天中,與寶山、趙匡交往,結成了好友。他倆纏著黃玉講檸檬仙子的故事,還要她教太極拳術、擲綾套賊功夫,黃玉皆一一滿足了他們的愿望。

  好丸、果果聽說仙子姐姐要東游,雙雙提上行李要隨之同游。黃玉拒之不了,遂問其爹娘,皆說讓他們出去游游,增長些見識,無奈,只有答應。

  一行二十人,起航出發。終于擺脫了殺手們的追殺。參與謀害爹爹和大伯的謝鵠,他的兄長們在江邊忙乎到第二天傍晚才把他從江底撈起, 已經是尸首了。

  黃玉舒了口氣,喃喃道:爹爹,您瞑目吧,您的另一個仇人謝鵠被我用白紗勒住,拋入江中淹死啦!

  通過休整,大家都比原來精神,消去了數月的壓抑,船艙里談笑風生,許嵐和寶嵩唱起了山歌。

  大船乘風破浪,不分白天黑夜地航行,經過了多少個日日夜夜,黃玉他們沒有去記。

  大船進入揚子江,很快就要駛入汪洋大海。犍為人很少能看到大海。數月前,大家都沉浸于逃亡和親人遭遇不幸的悲哀中。當船駛入長江時,誰也沒心思去觀賞它,談論它。

  大海,今日就要見到書里和人們談論的大海,大家一下興趣盎然,熱盼著大海的出現。

  大船駛入遼闊無垠的海中。大海,碧波蕩漾,浪濤沖撞,氣勢恢弘,驚心動魄,真如書上所說,名不虛傳。

然而,大海有它的輝煌,也有它的不盡人意和罪過。

  呼嘯的海浪鋪天蓋地而來,巨浪掀天,大船被浪濂包裹,顛簸不停,嚇得小黃道和寶嵩哭喊害怕。沒見過大海的家丁和船工被嚇呆了,心里喃喃:此命休矣!

  海浪高潮又起,一個巨浪沖進船艙,隨之,船劇烈顛簸,大有翻船之危險。

  六位船工皆以楫槳撐固,無濟于事,大船在海中打旋。

  “嘩啦!”紅帆吹落,頃刻漂走,無影無蹤。船失去操控,任意飄蕩。

  船上之人皆驚恐萬狀。惟黃玉與師傅,臨危不懼,處之泰然。

  “檸檬仙子,快救救我們吧!”“檸檬仙子,一旦船翻,我們就要葬身魚腹,我們死不要緊,可家中老小怎么辦呀!”船工和家丁皆哀求。

  一名家丁禁不住巨浪折騰,抱頭沖向船頭跳海,檸檬仙子一個箭步,飛綾將其腰身套住,拽了回來。

  黃玉為使眾人鎮靜,大聲喊道:“各位休要驚慌,蜷身蹲于艙中,船工亦蹲下,以舟楫撐兩面,任何人不得驚叫亂躥,否則將危及自身,這風浪很快會平息的!”

  “對,公主說的極是!”清凈沉穩地道,“檸檬仙子乃王莽冰香公主英魂轉世,吉人天相,大福大貴,定會絕處逢生!”清凈聽了黃玉一番話,急中生智,將冰香公主的傳說轉移于檸檬仙子之身。

  經檸檬仙子和清凈道長一說,船艙驟然安靜下來,皆按仙子要求而作。盡管狂風大浪不停,大船顛簸如前,仍平靜無恙。就這樣,不知漂泊了多少個日日夜夜,大船漂到了東北海面,狂風巨浪不但不減,反而加劇,不祥之感襲上人們心頭,人們臉上布滿悲哀、絕望神情。

  黃玉不禁也心里嘆息:難道真是老天不睜眼,要亡我等?她轉向南方,喃喃祈禱:“太師爺啊,徒孫已陷絕境,狂風巨浪不退,船上淡水、食物皆無,您快快幫幫徒孫吧!”

  瞬息,一個蒼老而洪鐘般的聲音傳入耳鼓:“徒兒,爾等該當有此劫難啊,鎮定,鎮定,苦難即過,爾等逢兇化吉,前程無限光明!”

  繼而,大船上空祥光一片,太上老君、乙真道姑駕祥云立上空。

  老君默默叨念后道:“乙真徒孫,快施法吧。”

  乙真連續扔下三粒石子,石子愈降愈大,接觸水面的瞬間,猶如立天支柱,分別從大船左右、尾上入海,鎮住了顛簸之船。

  “乙真徒孫,快告訴黃玉真實的身份吧。”老君捻著銀須道。

  “徒兒黃玉誠聽,你乃王莽冰香公主英靈再世,以后任何之地皆以公主身份出現。”乙真微撩拂塵,聲脆如鈴道,“船上之眾誠聽,爾等今后皆稱檸檬仙子為公主,不得違背,他日,眾方能隨公主大福大貴,前程似錦,光輝燦爛!徒兒及爾等,切記,切記!”

  黃玉拜謝道:“師傅誡言徒兒不忘,謝謝恩師,謝謝太師爺!”

  眾皆向天叩拜:“我們不忘天神、道仙告誡,一定跟隨公主左右,聽從公主召喚!”

  乙真遂問:“公主還有何事?”

  “師傅、太師爺,懇請賜予食物和淡水。”黃玉回道。

  只見老君口中念念有詞,一袋袋食餅、瓜果飄到乙真手里,乙真拋下,落于船頭船尾。

  轉眼間,乙真叫道:“公主,快叫人抬缸到船頭船尾。”

  老君擰開葫蘆蓋,乙真接葫蘆,

老君擰開葫蘆蓋,乙真接葫蘆,對著缸,一股玉泉直泄瓦缸,頃刻,盛滿船上五口大缸。

  眾皆歡呼,叩拜致謝。

  “清凈師弟,師傅讓我轉告于你,護送公主抵達目的地,即刻回返青城山。”

  “是,師姐!”清凈躬身一叩。

  乙真纖手一揚,一張紅帆飄掛桅桿。眾仰望,無不稱奇。

  “公主保重,貧道去也!”銀鈴般的聲音響起,不見了乙真,不見了太上老君。

  神柱阻住向大船簇擁的巨浪,船繼續向東北海面行駛,大船行駛,神柱亦隨,船艙竟無半點顛簸。平靜下來,多日的疲乏,襲擾眾人,眼皮打架,皆紛紛睡去。

  黃玉吩咐六位船工和三位家丁,輪換搖漿駛舵,晝夜航行,駛向東北。

  倦意襲來,黃玉倚倉壁睡去……

  金碧輝煌的圣殿,她穿著新娘盛裝,與金公子攜手走上圣臺,情意脈脈,微笑相拜……

  她和他騎著白馬,沿著海岸沙灘奔馳,她身子一斜,要墜下馬去,他騰空而躍,摟住她的腰身,二人同乘一馬,相偎緩行……

  她和他在江州、錦城貿易絲茶、檸檬……

  她和他回到了許家壩,娘和祖母樂得合不攏口……

  她和他在神井、雙魚石前,她給他講述著……

  她和他肅立崖墓前,面對爹爹靈位磕拜……

  她和他肅立老君廟,向端坐崖壁的太師爺虔誠禱告……

  黃玉酣睡兩天,做夢不斷,夢中囈語,讓船夫、家丁感動啼零。

  黃玉醒來,見眾人還在酣睡,不忍心叫醒他們。她走到船頭,一望無涯的藍色大海,早已風平浪靜。細瞅船周圍神柱,不知何時沒了,不知去了何處。

  大船被“唿唿”而吹的南風推著,速度快得驚人。

  黃玉舉目向東方天際望去,海平面上,一輪紅日噴薄而出,冉冉上升。霧氣好似要著意打扮太陽小姐,給她穿上一層薄紗,紅裝素裹,分外妖嬈!

  時近中午,霧氣散盡,海空朗朗,霞光映照,碧波流金,壯觀無比。

  黃玉向東北海面望去,一片綠洲入眼。她高興得手舞足蹈,蹦入船艙:“大家快起來看呀,島國就要到啦,島國就要到啦!”

  眾皆爭相簇擁船頭眺望:綠島游弋海中,炊煙裊裊,三面舟船,來來往往,真乃水上麗城,美倫美奐!

  眾人在船艙歡呼雀躍,喜悅的淚水盈眶。

  黃玉佇立船頭。船前“潺潺”的激水聲,舟楫“嘩嘩”的劃水聲,交織成動人的音樂,與她此時激動的心律竟是那么合拍,那么和諧,那么使她振奮!

  她仿佛看見了奔向岸邊迎接他的無比英俊的金公子……

彩票49选1怎样买可以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