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信息正文
普州太后許黃玉傳奇 連載(19)
——第十九章 四面追殺
發布時間:2010-09-13 信息來源:安岳縣網管中心 閱讀次數: 【字體: 打印本頁】【關閉窗口
 

  雙魚轎在神井臺停下。黃玉走出轎,打開神井蓋,孝芬取出泉水,黃玉喝了一盅,又讓取出一盅,吩咐孝芬喝。

  “小姐,下人不敢,下人從未破例,不要污損了神井!”孝芬惶恐。

  “本小姐叫你喝,你怕什么,沒事的,解渴嘛。”

  孝芬喝畢,又取出兩盅,讓轎夫喝。

  下人們喝了,頓感渾身舒爽,皆覺神奇。

  黃玉讓轎夫歇息一會,自己與孝芬去檸檬園看看。

  檸檬長得蔥蘢一片,枝椏掛滿青果,沉甸甸下墜。真是讓人喜愛。為使檸檬收成好,必須掌握施肥、治蟲、修枝剪葉等管理的技術,黃玉曾騎上小白馬去青城山向乙真道姑取經,師傅對徒兒可謂是好得如同親娘,毫無保留地全盤托出。她回來教會了許定、何方兩人。

  自從爹爹和伯父中毒不起,絲茶生意也大不如前。她想一定要把檸檬經營好,彌補絲茶的損虧,支撐偌大的莊園開支。管家在錦城聯系到幾家藥店和數家飲料坊,他們都要曬干、烤干的檸檬片,用以制作藥品和飲料。她和管家在爹爹病臥的日子里,已在莊園組建了加工作坊,第一批干片已售往錦城。她已運籌規劃,要拓寬檸檬植種面積,把自己莊園的茶地、桑地去劣留優,用以擴充種植檸檬,并逐步根據市場營銷狀況,發展一些檸檬種植戶,把它做大做強。

  黃玉沿檸檬小蹊徐徐走出園門,轉身佇立,依依不舍地再次瀏覽園里檸檬,心里有一種無可名狀的情感。

  黃玉走入碾坊。在她眼里,仿佛碾坊的景況亦大不如前,原來許三吆喝著黃牛碾米,顯得輕松,富有生氣,現在木甘吆喝著黃牛,顯得抑郁,死氣沉沉。原來,許家賣米量極小,現在量增大了四至五倍,家境愈來愈衰落啊。

  她憑窗俯望雙魚石,仿佛看見了祖父和爹爹佇立石旁,給自己述說著根的由來,他們的囑咐猶在耳畔。

  黃玉不愿乘轎,在孝芬的伴陪下,徒步沿石梯往山腰去,來到崖墓前。

  黃玉跪在爹爹的墓前,喃喃道:“爹爹,小女子已勒死了毒害您的元兇謝繼祖,為您報了不共戴天之仇,您老人家在九泉之下安息吧!”

孝芬替小姐點燃了香燭和紙錢,錢灰隨著拂入的春風飛舞,石門上的大鱘和雙魚紋,隨著搖曳的火光歡躍……

  來到老君廟,黃玉極其虔誠地磕拜太師爺,感謝在自己落入虎口,面臨危險時,太師爺給師傅乙真送信,派師傅清凈幫助自己挫敗謝公寨,殺死血債累累的大惡人謝繼祖,替爹爹和大伯報了仇,雪了恨。黃玉抬起頭來,仰視高坐半崖壁的太上老君,仿佛間,他那布滿白須的口翕動著,要和她說話,倏而,他臉色嚴峻,似乎要告訴她什么,卻又沒聽見聲音……

  這時,管家許安匆匆進殿,稟告趙匡有大事,要小姐馬上回莊園。

  趙匡迎著表妹,急急入大堂。

  “表妹,我已給外祖母、舅娘說好了,趕快隨我走吧,謝鵬派出殺手來了!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他謝鵬吃皇糧,難道就不遵王法?”

  “唉,我爹在商道的朋友獲得確切消息,謝鵬密示老四謝鵡,和在江州的老五謝鴻、老六謝鵠,網絡江湖殺手,已動身,很快就要殺來許家莊園,我爹要我幫助你躲避,若沒有可靠之處,最好去高升,有我家和幾個親戚幫著周旋,定能躲過追殺。”

  “我怕什么,來了就跟他們拼!”

  “不行,謝鵬狠心要殺你為他爹報仇,目標只你一個!”趙匡見不能說服表妹,心里著急。

  “躲?躲得了幾時?總不能躲一世吧。”黃玉想,自己決不能做不肖之子孫,災難來了只顧自己,自己應勇敢面對,保護莊園,保護娘、婆婆和弟弟,為親人們解難。

  張雙琪攙著何碧珠走進大堂。黃玉急忙上前扶祖母。痛失愛子后,祖母頭發白了,一下蒼老了許多。娘亦顯得憔悴起來,失去了一貫的甜甜的笑顏。

  “孫女,快隨你表兄走吧,祖母不能讓你有不測啊!”祖母忍不住老淚縱橫,“我許家幾世方修得你這樣一個乖巧能干的孫女,祖母不能讓你有閃失,祖母不能愧對列祖列宗!”

  “玉兒,你走吧,你平安,才能慰藉你爹在天之靈啊!”娘摟住女兒,淚流滿腮。

  “娘、祖母,我不能不孝敬您們啊!”黃玉眼淚簌簌而落,“世人指責我不肖,我還有臉活在世上嗎?”

  見不能說服黃玉,祖母、娘、表兄皆心急如焚。

  正僵持間,許安引著一個戴竹葉斗笠、背小鴿籠的大漢奔來大堂。

“太夫人,清凈道長特來相見!”許安立門外報道。

  “道長,請進大堂就坐!”何碧珠起身迎客。

  “師傅!”黃玉驚喜。

  “道長,請喝茶。”張雙琪捧上孝芬獻上的茶杯。

  “謝謝夫人。”清凈道長放下斗笠,接過茶杯,喝著茶,正要說話,被黃玉岔開了。

  “師傅!”黃玉眼淚眶里打轉,把剛才表兄、娘和祖母要她逃走的情由,一一稟告師傅,“師傅,黃玉豈能不肖,不管娘和祖母,逃之夭夭啊!”

  “黃玉啊,師傅趕來,正為此事!”清凈道長肅嚴地道,“師傅原本昨日就該來的,因都江堰一場法事未完,山上山下的,作為主持,不能走啊。黃玉啊,你必須躲避。遇剛則柔,遇兇則避,清靜無為,乃道家準則,亦是你許氏先祖及你爹爹一貫所為。你是道徒,應遵則規,你是孝子,應遵祖訓,否則,就什么都不是了!”

  “對!”娘接過話來,“玉兒,保住你自己的性命,就是對祖宗的孝敬啊!”

  “孫女,師傅和你娘都說得對,你不要惦念你娘、小弟和婆婆,他們不會把老娘們怎樣的,你放心走吧。”

  “謝鵬的目標是你許黃玉,你走后,莊園免遭涂炭,可保安寧。”師傅起身,“徒兒,事不宜遲,快隨我動身!”

  瞬間,黃玉眼淚再次簌簌滾流,她叫聲婆婆,又叫聲娘,一一躬身行禮。

  娘和祖母拉著趙匡的手,囑咐好好照看表妹。

  “舅娘、外婆,您們放心,有我趙匡在,表妹就會安然無恙的!”趙匡從舅娘手中接過包裹,站在一旁,等待黃玉上路。

  娘給女兒揩眼淚,可黃玉眼淚仍禁不住地流。

  黃玉邁過大堂門檻,對著門楣神樓上的雙魚紋,連作三揖,連叩三首,注目凝視許久,方對旁邊的管家道:“許安,小姑拜托你和許定,料理好莊園大小事務,保護好我娘、婆婆和弟弟,有朝一日,小姑定會感謝你們!”

  孝芬拉著黃道來見姐姐。“弟弟,要聽娘和婆婆的話啊,好好念書,快快長大,做一個有出息的人!”黃玉說著走到孝芬身邊,取下手上玉鐲,給孝芬戴在手腕:“孝芬,從此我叫你姐,姐,拜托你照顧好我娘和祖母,我不在,你就是娘的女兒,婆婆的孫女!”

  “小姐!”孝芬感動萬分。

  娘過來拉住孝芬的手:“孝芬,你就遂了黃玉的心愿吧。”

  “妹妹!”二人擁抱一起。

  黃玉揮淚告別。

  “姐,你要去那呀?”黃道追上姐問。

  “姐出遠門辦事,很快就會回來的,聽話,我的好弟弟!”黃玉跨上小白馬,“娘,婆婆,別牽掛,我會回來的!”

  親人、下人們涌出莊園,目送三馬漸漸消失于官道遠處。

  臨近高升,黃玉道:“表哥,我不能連累你家親人,我們去姚市與程師傅商量一下,看他有什么更好的去處。”

  “徒兒,隨師傅上青城山吧!”

  “不,徒兒不在道觀,已是不尊,現災難在身,不能只顧自己而擾亂神圣道境,謝鵬不會放過我。”黃玉對自己的處境十分清楚。

  “道家敬道崇德,你是百姓敬戴檸檬仙子,豈有不保之理,更何況你是懲惡,為民除害的徒兒,我會懇求師傅收留你的。”師傅誠心勸道。

  “不,我在山上,必引來殺戮,血腥玷污仙山圣地,那將是我的罪過!”黃玉態度堅決,“師傅勿須再勸。”

  很快來到姚市。黃玉見到啟蒙師傅程天衍,向他述說了莊園之不幸,以及現在自身的危險處境。程天衍聽得怒發沖冠,罵道:“有其父必有其子,先賢此言不差。謝繼祖作惡,謝鵬亦學著作惡!”

  “不,”黃玉道,“師傅,謝繼祖兒子中亦有像謝堯禹等善良之輩呢。”

  “對,難怪古人說,一娘生九子,有的不像爹,有的不像娘!”

  “師傅,你見多識廣,我想聽聽你的高見,我往何方逃避為好?”

  程天衍沉思一會,方道:“徒兒,你現在什么都不要管,你們幾個盡管睡覺,待吃了晚飯我一定送你們安全出走。”

  待趙匡和清凈去宿舍后,師傅悄悄向黃玉說出了一個去處,要她現目前不要向任何人說。聽了師傅說的去處,黃玉既驚喜又心緒難寧。

  師娘領黃玉到宿舍。她躺在榻上,怎么也沒有睡意。她想到自己將去那與親人遠隔千山萬水的地方,人地兩疏,何年何月才能見到自己的親人啊?不覺有一種強烈的失落感,長長地嘆息一聲,倦意襲來,畢竟疲乏,她還是漸漸地進入夢鄉……

  她徜徉在沙灘。遼闊的大海,碧浪滔滔,濤聲激蕩。灘邊,兩位漁夫拉起一鋪大網,不見一條魚兒跳躍。突然,一金匣從天空掉進海中。漁夫將金匣打撈上岸,里面有個金蛋,金光閃爍,漁夫驚詫,砸開一個,露蹦出一男嬰,迎風而長,頃刻成為風度翩翩的英俊少年,既而長成王子風范的青年。她驚異地叫道:“金哥,金哥!”青年走到她身邊,彬彬有禮道:“小妹,你愿做我的新娘嗎?”她紅透了臉蛋,羞答答細聲回道:“愿,愿……金哥,小妹尋得你好苦啊……”

  “小姐,快起,吃晚飯了。”師娘貼近她耳呼喚,“你師兄申甫來了。”

  黃玉猛然醒來,隨師娘走入飯堂。

  “黃玉!”已入席的申甫站起,“快,只等你入席了!”

  “表兄、表姐,你們怎么來了?”黃玉入席問。

申甫告訴黃玉,他聽到殺手將至,表妹危險的消息,便趕往外祖母家,卻聽說表妹隨師傅去了,于是就和來莊園與表妹玩的慕貞到姚市師傅處看看,湊巧,表妹、師傅等全在這兒。

  飯罷,清凈走到附近河邊,從小籠子捉出他心愛的灰鴿和花白鴿,讓它們喝足河水,爾后,向青城山方向放飛了灰鴿。

  天黑,師徒四人坐上程天衍為他們準備的大木船,黃玉與師傅師娘灑淚告別,心里充滿無限的感激。程天衍在所教弟子中精選了四位身強體壯的舵工駛船,船速比以往要快得多。

  船過崇龕,天剛蒙蒙亮,黃玉睡意全無。她獨立船頭,思緒到了遙遠的地方。為什么總在夢中與金公子相會,難道這是緣分和天意?

  她本想下次在商道相會,向他表明,請他做上門婿,與他攜手,重振許氏家族雄風。從遙遠的東北方向的小島來泱泱大國之南方,這對一個孤島人來說,是頗具吸引力的,更何況他對她真情一片。但天有不測風云,而今四面殺氣騰騰,她的愿望落空,心中不免悵然若失。

  程師傅心細,他早已通過寶山、表兄們的談論,分析出她與金公子的戀情程度。當師傅提示她往東北島國一避時,她只有承認自己和金公子已私定終身,并說如果不能重返家園,請師傅告知祖母和娘親。

  但到底歸宿何在,她心里極其矛盾,她決定等到了江州伯父家再說。

  “噗噗噗!”清凈師傅放飛了花白鴿。

  天已大亮,很快就要到達柏梓江域。忽然兩只信鴿落于船頭,清凈從昨夜飛走的灰鴿腳上取下信條,拆看,是師姐乙真字跡,上書:請在柏梓稍候,許定急送黃道來。

  清凈讓黃玉看了字條,黃玉頓時眉頭緊鎖,她已感到事態的嚴峻,謝公寨是不會放過她和弟弟的。她進而想,殺手們撲了空,定會奔往江州,向寶山哥他們下手,心里萬分著急,但她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。她要船工們放慢船速,沿岸邊緩行,迎候許定的到來。只要弟弟一上船,他們就疾速往江州開發。

  黃玉站立船尾,忽聽遠處傳來呼喊聲,黃玉舉目望去,一個蒙面人背著什么在前面飛奔,后面兩個人猛追。

  黃玉立喚船工停船靠岸,急上岸,見是許定背著黃道來了,便叫著:“快上船!”許定飛躍上船,兩個殺手停了腳步。

  “小姐,快上船!”清凈叫道。

  “師傅,讓我收拾這兩個壞蛋!”黃玉幾個鷂子翻身,擲出白綾,套住前面那矮瘦殺手的脖子,一拉便下了江,另一個稍高挺肥胖的殺手,見勢不妙,腳板上抹油——要溜,黃玉又幾個鷂子翻身,手中白綾套住了胖子的脖子,與瘦子一樣,胖子也頃刻下了江。

  黃玉白鶴亮翅落在船尾。船開動了,趙匡、申甫看著兩個殺手在江里時沉時浮的狼狽像,不禁好笑,都夸表妹好功夫。

  黃玉卻謙虛道:“我只不過以逸待勞罷了,要是那兩個殺手不是追趕累了,收拾起來可沒那么輕松。”

  許定躺在倉里,累喘漸漸消失。他慶幸這兩個殺手無騰越飛奔的輕功,故怎么也趕不上他。如果不是這樣,他和小少爺是在劫難逃的。

昨天傍晚,太祖母接到信鴿帶來的消息,乙真道姑告訴,殺手抓不到檸檬仙子,就要向其弟下手,火速連夜送黃道去柏梓上船。乙真道姑曾幫助黃玉救治了鄉親們的病,太祖母對她十分信任,立即準備照她的吩咐辦。于是許定星夜動身,和許安輪番把黃道背送到永安附近的高山上,天亮了,許安即返回。

  許定拉著黃道下山,遠遠望見一只船往江邊靠,他知道這就是小姐的船,便背起小少爺往山下跑。誰知此時,四面“唬唬唬”圍上來一圈蒙面殺手,圈子越縮越小,許定往崖邊靠,他已做出犧牲自己為救出小少爺而跳崖的準備。在這萬分緊急之時,一個奇特的現象出現了:一圈白霧繞著蒙面殺手頭部來回旋走,殺手們瞬間倒地,像死豬一樣不動了。

  驟然,許定耳邊響起一個洪亮的聲音:“施主,別怕,這些死豬至少要一個時辰方醒,你快帶著少爺去上船啊。”許定四處張望,不見說話人,遂一揖躬身道:“大俠,我代少爺謝謝您了!”

  許定背起少爺奔跑。剛下山,院子竹林里蹦出兩個蒙面殺手,大叫道:“留下許黃道,饒你一條狗命!”

  “做你娘的美夢去吧!”許定罵一聲,背起黃道騰越猛跑,黃道竟在他背上睡著了。

  兩個殺手在后面追呀追,就是追不上。

  大家聽了許定的述說,振奮了精神,趙匡、申甫纏著許定,還要他講一遍無影大俠救少爺的奇特場景。大家猜想,這無影大俠一定是老君道仙。

  清凈卻無動于衷地立于船頭,好象沒聽見許定說的話一樣。他讓灰鴿喝足了水放飛,灰鴿仍往來時方向飛去了。

  黃道還在酣睡中。黃玉將自己的綢褂蓋在弟弟身上。

  船急速順江而下。

  船頭水花急涌,奏響著動聽的音樂,卻無法驅走人們擔心和焦慮的情緒。

彩票49选1怎样买可以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