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信息正文
普州太后許黃玉傳奇 連載(18)
——第十八章 血濺茶山
發布時間:2010-09-10 信息來源:安岳縣網管中心 閱讀次數: 【字體: 打印本頁】【關閉窗口
 

  黃玉一行人馬快速沖向石梯,往莊園方向疾奔。

  謝繼祖在謝蠔的攙扶下,逃回莊園即回自己臥室,讓謝蠔用跌打生傷藥給他包扎傷指。他十分納悶,到底是什么人,竟能以一粒石子于瞬間擊傷他的食指和中指。真是十指連心,當時疼得他難以忍受,趕快遁入林中脫身。包扎好了,他令謝蠔馬上派人追回向寨西追謝鸚等,并調集莊內所剩家丁,嚴守大門,提防檸檬仙子襲入莊內。

  謝富押著公孫美月,慢吞吞往莊園走。他故意慢慢走,好陪著夫人說說話。夫人也愿意和他接近。彼此述說著想要告訴對方的話。

  夫人剛入莊園到患紅瘡病之間那十多年中,很受謝繼祖的寵愛。后來夫人掌管莊園經濟,對下人十分關顧,凡下人家里有什么窘困或不幸,她都要施舍一些錢物。

  謝富還沒當管家那會,娘患重病,給娘治病錢不夠,抱著試一試的想法,硬著頭皮向夫人借五百貫銅幣,立據在工錢中抵扣。夫人借給了他,治好了娘的病。領月薪時,夫人仍發給了他工錢,他要按據還錢,夫人卻說:“你還了,你娘怎么過日子?我已給老爺說過了,五百貫銅幣不用還了。”當著他的面撕掉了借據。這使謝富感激啼零。

  后來,夫人見他辦事忠厚,又很得力,征得老爺同意,提他當上了管家。

  夫人患上紅瘡病,被謝繼祖打入冷宮,失去了掌管經濟的大權,謝繼祖象躲避瘟神似的,把她趕到了冷清的后花園。她絕望上吊,謝富救下她,開導她,勸她要為兒子活著。謝富為了讓她活下去,把謝繼祖殺害她爹娘,搶茶奪女的罪行一一告訴了她,并說謝繼祖專干壞事, 終有一天毀滅,真到了那一天,夫人不嫌棄的話,自己愿娶她為妻。

果然,她堅強起來,發誓要為爹娘報仇。謝富去錦城請回上學的堯禹。堯禹請來檸檬仙子,治好了娘的病。這使公孫美月十分感激,心里暗暗說:“謝富哥,要是此生不能相報,來世定要以身相許。”

  現在,謝蠔愈來愈受謝繼祖寵信,謝富感到自己的職位很快就要被謝蠔取代,心里也就更希望這老壞蛋早早死去。

  美月扭身站住,盯著他說:“謝富哥,黃玉要報殺父之仇,如果這一天到來,你可要助我揭發老鬼的罪惡!”

  “我會的!”他猛然抱住她,“美月,我希望你吉祥,等到老鬼報應而死,你我就可雙宿雙飛!”

  “嗯,我答應你!”她含情脈脈地扭過頭往前走,“謝富哥,快走,不要引起老鬼對你的懷疑。”

  “可我擔心你,你救走了檸檬仙子,又幫著他逃脫,老鬼不會饒你的。”

  “走一步算一步吧,車到山前必有路,再說,還有你呢。”

  謝繼祖閉目躺在榻上,想著對付檸檬仙子的辦法。

  謝蠔站立門外報道:“老爺,管家押六夫人回來了!”

  “快去把她給我押來!”

  謝富押著六夫人在大堂外候著,忽聽背后響起雜沓的腳步聲。謝富和夫人扭頭一看,黃玉領著數人,疾步奔大堂而來,凡有攔阻的家丁,皆被點了穴。沖在最前面的趙匡,揮拳擊向謝富,謝富只躲避不還手。

  “娘,快帶他們去找老鬼算帳!”伏在許定背上的堯禹大叫道。

  聽見聲音,夫人一怔,馬上明白過來,那大漢背著的蒙面人是堯禹:“兒子,你受傷了?”

  “娘,我腿中了謝蠔的鏢。”

  夫人叫道:“黃玉,快叫住那年輕漢,別打謝管家,他是好人!”

  黃玉叫住了趙匡,遂撲在夫人胸前:“娘,快告訴我,老鬼在那里,今天我要為自己和您報殺父之仇!”

  聽黃玉叫夫人為娘,眾人一怔,莫名其妙,但無時間問話。

  “隨我來吧!”夫人領著大家往大堂右廊道沖去,恰遇謝蠔匆匆而來。

謝蠔見勢不對,轉身騰躍而至謝繼祖臥室:“報,報告老爺,不,不好啦,檸,檸檬仙,仙子,帶人殺,殺來啦!”

  謝繼祖一愣:“快隨我走!”他猛推貼墻裝飾屏風,墻現一人能進的縫。他鉆入,謝蠔也緊隨鉆入。

  夫人領著黃玉一行人沖入謝繼祖臥室,室內空無一人。夫人叫謝富推假屏風。在夫人被寵時,謝繼祖曾領著她從地道走到了茶山。

  屏風被推開,謝富、趙匡進入,夫人叫住:“小心,一定要走中間紅石道,亂走就要掉入陷阱!”清凈也閃身而入。

  黃玉要進,被娘拉住:“女兒,隨我抄近路到茶山!”

  來到茶園,許定要解溲,黃玉要背堯禹,許定說馬上背他來趕。

  夫人領著黃玉,迅速到了茶山,正遇謝繼祖和謝蠔鉆出地道。

  “老爺,去烏山,我要用毒鏢取檸檬仙子性命,你說留活的做兒媳,讓謝公寨隨那仙子出名,這下后悔了吧?”謝蠔跟在謝繼祖身后不停地叨嘮。

  “你懂個球!”謝繼祖順著茶垅小徑快行,“那檸檬仙子一旦生米做成了熟飯,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,只有認了,就跟六夫人一樣,為我所用。”

  “你個老鬼,想得還美呢!”夫人喊道。

  “謝繼祖,你還想往那里逃!”黃玉一個旱地拔蔥,白鶴展翅落于老鬼之前,“老壞蛋,你罪惡滔天,今天,你的死期到了!”

  “哼,誰的死期到了還難說!”謝繼祖一舉手一蹬步,就要撲向黃玉。

  “老爺別忙,讓奴才來收拾她!”謝蠔鷂子翻身落于謝繼祖身前。

  兩人你一拳我一拳,你一腿我一腿,斗得難分難解,黃玉突然騰空,謝蠔還未回過神,背上被黃玉猛蹬一腳,身子往前俯沖十幾步,差點撞在巖坎上。謝繼祖袖口甩出一鏢直射黃玉,黃玉一個旱地拔蔥躲過,身后謝蠔眼露兇光,“嗖”地向黃玉射出一鏢,公孫夫人大叫一聲女兒,撲向黃玉身后,鏢中右肩胛。

  “娘!”黃玉轉身扶住夫人,謝繼祖又甩出一鏢,直射夫人后背心。

  “啊!”夫人大叫一聲倒在黃玉身上。

  “娘!”黃玉叫著。

“哈哈哈哈!”謝繼祖得意,“你這個吃里拔外的賤人,嘗嘗老夫毒鏢的滋味吧,我早就發覺你要背叛我,不想你竟認這黃毛丫頭為女兒,她給了你什么好處?”

  “檸檬仙子給我治好絕癥,是我的救命恩人,不是她,我早作古了!”夫人費勁地說,“倒是你這老賊,喪盡天良,殺我爹娘,害死許老爺,今天你的末日到了!”

  “你這賤貨的末日才到了,你背上那只鏢是毒鏢,要不到一個時辰,你這賤命就去了,哈哈哈哈!”

  夫人和謝繼祖的話都被堯禹聽見了,他見娘倒在妹妹身上,急著從許定背上下來,一只腳跳著奔娘身邊:“娘,娘!”

  許定正在將馱著謝鶴的馬往茶樹上拴,謝蠔向他猛撲過來,許定正閑得手癢癢的,遂還手,雙雙打入茶叢中去了。

  謝繼祖要奔茶叢與謝蠔合擊許定,突然身后趙匡大吼:“老鬼休走!”

  清凈出洞便騰騰升空落地,堵住了謝繼祖的路。

  謝富疾奔夫人身邊:“美月,你……”

  謝繼祖見事不妙,遂旱地拔蔥上了路邊大樹。

  黃玉緊接上了另一棵大樹。“謝繼祖,你個大壞蛋,你為什么要害死我爹?!”

  “誰害死你爹啦?這是他命該如此,怨不得別人啦!”

  “你這個惡魔,喪盡天良,撒毒于桑葉,害蠶農,盜大葉茶、下毒害我爹爹和大伯,燒我家倉庫搶絲茶,樁樁件件,罪惡滔天,不滅你天地難容!”黃玉手中白紗就要飛出。

  “檸檬仙子,且慢!”謝繼祖假裝鎮靜,心里委實慌亂,他還要掩人耳目,“你口口聲聲說我害人,有何憑據,我可要告你陷害罪!”

  “你這老壞蛋是不見棺材不落淚!”黃玉向樹下喊道,“把謝鶴帶過來!”

  趙匡扶過謝鶴,給他解了穴:“看你表現的時候到了,快說!”

  “爹,你作惡太多,快認罪吧,我都全說了!”

  “你這沒骨氣的東西,你承認就是你做的,與老爹無關!”

“那些壞事都是你逼我去干的,怎說與你無關?”謝鶴把謝繼祖要他做的每件壞事的時間、地點及要他怎么做,都道了個一清二楚,直氣得謝繼祖顫抖。

  “你這狗日的,你還是老子的種嗎?這樣誣陷老子!”謝繼祖大罵。

  “老二說的全是真的!”公孫美月竭盡全力說。

  “對,二少爺說的都是真的!”謝富扶著美月證明,“每次老壞蛋都要我協助好,警告我,如果出了差錯,要我的命!”

  “鐵證如山,你兒子不會誣陷你吧!”趙匡道。

  “老壞蛋,我爹爹本是道教信徒,以道和德作為信仰、行動之則,對你一再忍讓,你不知收斂,反而變本加厲,害他生命,你罪大惡極!”黃玉怒到極點。

  “年輕人,你們別胡謅,那一定是二短命自己所為!”謝繼祖耍賴,有意拖延時間。

  “爹,你是日落西山半截入土的鬼了,兒象出山的太陽,還有光亮的前程,你就認了,別耍賴,保住兒子吧!”

  “你個孬種!”謝繼祖話出鏢到,被留心關注的清凈一躍接住。

  “你這老鬼,你不認兒,我也不認你這老壞蛋!”謝鶴憤憤地喊,“檸檬仙子,他搶得你家的絲茶,絲已賣了,茶還存放茶倉里,要在天熱時賣好價錢,搶來你家的大葉茶,栽在李家莊園,搶來六娘家的茅尖茶樹,就栽在這南山腰……”

  “嗖!嗖!”兩只毒鏢幾乎同時發出,一支奔黃玉,一支要取謝鶴性命。

  黃玉一個斜飛勢,抓住了毒鏢,翻身擲向老鬼。

  清凈一躍又接住了射向謝鶴的毒鏢,反手一扔,射向謝繼祖。

  謝繼祖躲過了一只,卻來不及躲閃第二只,返回的第二只擊中了脊背,謝繼祖差點掉下樹來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黃玉笑道,“老鬼,你自作自受啊!”

許定和謝蠔在茶地里兜圈,偶而相碰又打一陣子。清凈見許定不是謝蠔的對手,遂奔過去相幫。

  “許黃玉,你爹和你大伯都是我手下鬼魂,那許開明中雙毒,蠱毒雖被除,但爛腸草毒早已吃掉他的肚腸,沒幾天就要去見你爹了,你還笑得出來?哈哈哈哈,我一賺倆,死也瞑目啦!”謝繼祖抓住樹強忍住疼痛,他突然狂笑起來,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我的老三帶著人馬殺回來啦,你們跑不了啦!”

  謝繼祖的笑聲驚醒了昏過去的公孫夫人,她指著樹上:“快,快把老壞蛋殺掉!”

  黃玉向茶園門望去,沒留心偎著公孫夫人的謝富,突然騰空向謝繼祖撲去,那謝繼祖摸出身上僅剩的一只毒鏢,射向謝富胸膛,黃玉要救援已來不及。

  “啊!”謝富慘叫一聲跌落地上。

  黃玉大怒,知道謝繼祖已無鏢,便勇猛騰飛到謝繼祖頭上樹椏,拋白綾欲套其脖。謝繼祖知其不妙,急下墜落地。驟然間被趙匡的黑紗套住了雙腿,脖子被俯撲而下的黃玉拋下的白綾套住。兩下一拉,雙腳騰空,謝繼祖眼翻白,口吐泡,兩腿一蹬,老命嗚呼!

  公孫美月見殺害爹娘的仇人斃命,臉上綻開了笑容:“堯禹,你外祖父外祖母的仇已報,你以后要好好做人,與人為善,不要學謝繼祖那壞蛋……還有要像親妹妹一樣待黃玉,保護好她……”

  “娘,你要挺住啊,我不能沒有娘啊!”堯禹號啕大哭。

  “兒啦,娘就要走了,你要記住娘的話,啊?”

  “娘,兒記住了。”堯禹淚水滴落在娘的臉腮,他用絲巾揩去。

  謝富艱難地爬向公孫美月:“美月,美月……”

  “謝富哥,對不起,我欠你的,只有等來世還你了……”美月聲若游絲。

  “美月,我與你一道走,我倆在陰間結為鴛鴦……”謝富氣息急促,眼看不行了。

兩人擁在一起,臉上綻放著甜笑,慢慢地,慢慢地閉上了雙眼,兩雙手握得緊緊的,兩副臉頰凝固著永不消失的甜笑。

  “娘!”“娘!”堯禹、黃玉,雙雙跪地,伏在娘身上慟哭。

  許定押著謝蠔過來。清凈從后奔來道:“小姐,快走吧,謝鸚帶著人馬就要進茶園了!”

  “我們還沒掩埋娘啊!”黃玉不愿走,但他又擔心連累師傅、表兄他們,“表兄,你和師傅先走吧。”

  “不,表妹不走,我也不走!”

  “妹妹,你快走吧,娘的后世由我來辦。”堯禹跳著推黃玉走,“慢了,兇多吉少,快走啊!”

  “好!”黃玉當機立斷,“謝鶴,我許黃玉愛恨分明,你雖對我家有罪,但能悔罪自新,揭發元兇,我對你網開一面,恕你死罪,但活罪難饒,廢你功夫,割一耳朵,以示警戒,若再作惡,定不饒恕!”

  “謝檸檬仙子饒命,謝檸檬仙子饒命!”謝鶴點頭如搗蒜,“我再不敢做壞事了!”

  “還有,要好好幫著堯禹哥!”

  “是,是!仙子,我一定照辦!”

  “謝蠔!”黃玉怒喝,“你可知罪?!”

  “我不知,我沒罪。”謝蠔滿臉賴像。

  黃玉手一揚,白綾飛出套住了謝蠔的長脖:“你對謝繼祖言聽計從,作惡多端,今天你就還許三一命!”

  趙匡持綾一端,與黃玉協力一拉,謝蠔頃刻斃命。

  這時,謝鸚帶著家丁涌進茶園。

  趙匡不等黃玉出手,即刻割了謝鶴的右耳,師傅廢了他的功夫,黃玉綁了他和堯禹的手。

  清凈道長斷后,一行人翻過茶園墻,奔向烏山。

彩票49选1怎样买可以稳赚